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智慧树小小智慧树金龟子城堡看我72变新闻袋袋裤芝麻开门智力快车快乐大巴快乐体验

追寻我们的祖先

少儿资讯 来源:央视网 2017年11月20日 14:42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

  关于人类的起源,世界各地都有流传甚广的神话故事。女娲降临人间,为了使大地变得生机蓬勃,她仿照自己的样子造出了“人”,这是在中国大家自小就耳熟能详的故事。

  神话就是神话,没有人会真的相信。但是在美洲的神话中,人是由猿猴变的,这就很接近人类学上的进化观点。和美洲神话不同的是,人是由猿猴历经几千万年的时光进化而来的,而不是一下子“变”出来的。这条漫长的进化之路,有着说不清的复杂和艰辛。

  从最初的猿猴,到有着人和猿的双重特性的猿人(早期人族),再到人类的最早成员能人,再到更高级的直立人﹑智人,一直到现代人类(晚期智人)出现,他们的脸庞才是你所熟悉的。

  这本书会告诉你,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我们的祖先是如何一步步走过来的;古人类学家又是如何发掘和研究那些久远的骨骼碎片,将这个过程拼接起来的。

  现在古人类学家只是大致理顺了人类进化的主干,要解释清楚这个过程的枝枝杈杈,已经发掘的化石还远远不够。我们还有很多的疑问:霍比特人(小矮人)真的存在吗?现代人类是从哪里来的?和现代人类同属于智人的尼安德特人为什么消失了?这些故事,古人类学家﹑其他科学家,还包括未来的你,会继续书写下去。

  谁才是我们的祖先?

  每个人都很好奇,我们的祖先和那些如今已经灭绝了的动植物共存的时代是什么样子。我们的祖先是在何时、从哪类灵长类动物中分化出来的?人类的进化又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通过对化石的分析,这些问题大多数都能迎刃而解。

  从化石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类进化的各个阶段。化石为我们了解祖先的进化提供了直接的证据。如果能够找到足够多的古生物化石,科学家就能通过研究现存动物的骨骼构造和生活习性,给已灭绝物种的习性下一个定论。

  从另一种意义上来说,化石研究也非常重要。数百年间,关于人类的起源,人们普遍接受的观点都来源于宗教或部落社会的创世纪神话。直到19世纪中期,一个名叫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的英国人提出了自己的观点—生物是在适应环境变化的过程中缓慢变化的。他的观点逐渐为人们所接受,生物学家慢慢地认识到,人类进化也是自然界进化过程中的一部分。

  最早关于人类进化的科学思考建立在英国生物学家托马斯·亨·赫胥黎(1825-1895)对人类和大猩猩的对比研究上。共性在达尔文和赫胥黎提出自己的理论的时候,早期人族的化石还未被发现。

  直到1925年,科学家才第一次发现早期人族的化石。这个发现让早期人族的进化过程变得明朗起来。就像赫胥黎猜想的那样,南非的人族化石和非洲的大猩猩有很多相同点。从1925年开始,越来越多的化石、石器工具的残骸以及其他人族活动的踪迹在非洲被发现。这些证据使一些人相信,早期人族就是以捕食其他动物为生的猿人。

  关于人类最早的祖先,有人认为是居住在树上的猿,有人认为是长着四条腿的指节撑行者,甚至有人认为是生活在水中的两足动物!之所以会有如此大的分歧,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发现的化石都是不完整的,另一方面是因为在重新构建过去的过程中,侧重的证据不同。

  如今我们已经意识到,现代人的骨骼和行为的每一个方面几乎都植根于过去的进化。只有研究好那段历史的记录,我们才能够更好地了解自身。

 家族谱系 Family Relations

  三个学生在吹嘘他们的家族。第一个学生说:“我的祖先是首批到达普利茅斯岩的清教徒。”“这样啊,”第二个学生接着说道,“我的祖先是美洲土著,他们迎接了首批到达普利茅斯岩的清教徒。”第三个学生想了想,说道:“你们的祖先都很棒。但我的祖先是画在普利茅斯岩上的、猎捕猛犸象为食的人。”好吧,我承认,这个笑话或许并不好笑。

  史前时代的穴居人并没有在普利茅斯岩上刻画过家庭生活的场景。而且我们也知道,人类的祖先起源于非洲。但是第三个学生有一点说得没错:尽可能地往前追溯自己的家族史,你可以找到很多远房的表兄弟姐妹。他可能是直立人,可能是能人,可能是尼安德特人,也有可能是其他人种。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史前祖先的名字如此奇怪呢?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些名字通常是拉丁文。拉丁语是古罗马的通用语。例如,“homo”在拉丁语中的意思是“人”。拉丁语使得全世界任何地方的科学家都可以用同一种语言来谈论我们的祖先。但让我们不解的是,最早发现的一些化石却是用希腊语或阿拉伯语命名的。

  另一个原因是为了将所有的人种有顺序地组织起来。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人类起源所的主管比尔·金贝尔博士说:“我们现在使用的命名体系是瑞典植物学家林奈的双名体系,或者说是生命树。林奈的双名体系能让科学家们把每一个人种都放在树状图上,并根据他在进化过程中的位置给他命名。”

  如果你能想象出一幅足球或者篮球锦标赛的比赛结果预测图,你就能明白各个物种在这个体系中是如何排列的了。然而,这个科学的命名体系并不像比结果预测图那样显示出谁胜、谁负、谁领先,它显示的是当今地球上的生物是怎样一步步地从远古时代进化到现在的。有些物种在进化过程中灭绝,有些则存活到现在。

  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古人类学家琳恩·施瓦帕茨博士十分欣赏这个命名系统。他说:“当我还是个学生的时候,这种很有逻辑的命名方法曾让我眼前一亮。能让每一种生物都在这个体系中有一个合适的位置是很让人开心的。”

  施瓦帕茨博士认为这种命名体系很有意义。部分原因是,这个体系中的每种人类化石都“有名有姓”。一个化石的“姓”是它所在的“属”,“名”则是它的种类。同一个“属”的化石的大体特征相同。这就像是你和你的兄弟姐妹的姓氏相同,大家能依此对你有一个大致的认识。而“种”则会显示出同“属”成员的各自不同的特点。用“属”和“科”同时为化石命名,将化石放置在树状图上相应的位置,既可以显示出一组化石的共同特点,又可以显示出每个化石的独特之处。知道了这些规则以后,我们又该如何分清能人、直立人和尼安德特人呢?

  能人在拉丁语中的意思是“手巧之人”,他们是首个能制造并使用石器的人种。直立人就是“能直立起来行走的人种”,他们已经进化出了长长的双腿和能用于长时间直立行走的骨骼结构。

  真实的尼安德特人与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完全不同,他们也是一个聪明的人种。在现代人开始迈开双腿时,他们还存活着。这些人种(早已灭绝)能制造工具,在进化的过程中渐渐能奔跑、狩猎,并且变得越来越强壮,越来越聪明。他们把学到的一切传给了他们的后代,并把智人推到了历史的前沿。

  每当古人类学家发现一种新化石时,他们就会给化石举办一个“亮相派对”,将化石介绍给整个科学界。科学家会写一篇论文,详细描述新发现的化石,并给它起一个名字。论文的内容要遵循所有科学家都必须使用的规则,列举出该化石有哪些地方与众不同以及如此命名的理由(当然啦,名字得是拉丁文)。随后论文会发表在某个科学期刊上。

  通常情况下,化石的名字应该能反映出它的发现地,比如尼安德特人(Homo neanderthalensis)就是因为在德国的尼安德峡谷出土而得名的。有时候化石的名字能反映化石本身的一种显著特征。直立人(Homo erectus)那长长的股骨就给发现者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们以此确定这个人种是能直立行走的。“亮相派对”的大忌是—千万别以自己的名字给化石命名,那样太不礼貌了!

 《尖端科学》系列第一辑之追寻我们的祖先

 《尖端科学》第一辑

  • 智慧树
  • 小小智慧树
  • 金龟子城堡
  • 看我72变
  • 新闻袋袋裤
  • 智力快车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Android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青少剧场更多
最热视频排行榜更多
860010-1122060100
1 1 1